你的位置:首頁歷史軍事›葉凡秋沐橙
葉凡秋沐橙 連載中

葉凡秋沐橙

來源:外網 作者:一世豪婿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一世豪婿 歷史軍事

他是老婆眼裡的窩囊廢,是丈母娘眼中的拖油瓶,是親戚眼中的窮光蛋,是所有人口中的笑料,入贅三年,他受盡屈辱。直到有一天,親生父親找上門,告訴他,只要你願意,你可以擁有整個世界,你才是真正的豪門。 「當你站起來的時候,整個世界都將在你的腳下!」展開

《葉凡秋沐橙》章節試讀:

「一個窩囊贅婿,也想登秋家最高處?」

「做夢!」

「剛才沒仔細看,這金絲楠木,指定是假的。」

「不然的話,你一個鄉下土鱉,能買得起這價值十萬的東西?」

在眾人依舊處于震顫之時,王巧玉尖銳的聲音,卻是將此處的寂靜,打的粉碎!

「對。」

「這金絲楠木色澤太艷了,我一開始就覺得不像真的。」

「還有,這盒子若真是極品的金絲楠木,那裏面的東西必然得價值百萬吧。」

「怎麼可能就大材小用,裝一套破茶具呢?」

「那茶具若是金銀做的,也就罷了,還是陶瓷做的,撐死也就一千塊錢。」

「十萬的盒子,裝一堆破爛,可能嗎?」

「這不符合邏輯!」

一時間,眾人也紛紛開始質疑這木盒的真假了。

看着眼前一幕,葉凡卻是笑了。

「剛才,秋沐盈夫婦,冒領我的壽禮時,你們個個逢迎巴結,無一不說此物價值連城。」

「如今,證明是我送的,你們便開始說是假的,說是破爛,是垃圾。」

「諸位叔伯,你們捫心自問,自己不覺得諷刺嗎?」

葉凡橫眉冷對,叱問四方。

不少人都低下了頭。

「葉凡,你少在這胡攪蠻纏,裝無辜扮可憐。」

「是真是假,讓爺爺看看便是。」

「爺爺見多識廣,手中拐杖便是金絲楠木打造,自然一眼便能看出。」

「你若真有自信,可敢讓爺爺一驗?」秋沐盈冷冷笑着,問向葉凡。

絲毫不為自己剛才冒領葉凡禮物的事情,感到羞恥臉紅。

「有何不敢?」葉凡欣然應允,隨後便將那木盒遞給了秋老爺子,「請爺爺明鑒。」

老爺子看了一眼,把弄了一下,頓時將那木盒扔在桌上,怒哼道:「好你個葉凡,以假亂真,你莫非真以為我秋正倫老糊塗了不成?」

什麼?

秋老爺子這話,讓葉凡如遭雷擊。

頓時瞪大了眼睛:「不可能,爺爺,這不可能是假,你再看看!」

「夠了!」秋老爺子怒喝,「難不成,我還誣陷你不成?」

「你以次充好,我本該懲罰你們一家,不過念在今日大壽,我暫且饒你這一次。」

「還不退下?」

老爺子話語威嚴,根本不容置疑。

「哈哈~」

「你這窩囊廢,弄巧成拙了吧?」

「老爺子讓你滾呢!」

「還不快滾下去~」

秋沐盈母女無疑樂壞了,剛才她們還真怕這盒子是真的。

畢竟,如果真的是極品金絲楠木的話,那麼今日大壽,他們家的風頭無疑要被老三一家壓下去了,總經理位置很可能要被秋沐橙搶走。

但現在,葉凡拿假的欺騙老爺子,秋沐橙必會被遷怒。

老三一家處境,無疑更加不堪。

秋沐盈她們自然幸災樂禍。

葉凡見狀,愣了良久。

最後,卻是笑了:「爺爺,在你眼中,事實與公道,就這麼不值一提嗎?」

「我跟沐橙的尊嚴,就這麼微不足道嗎?」

「就比不過,楚文飛家裡的那點臭錢?」

此一刻,葉凡滿眼的自嘲與諷刺。

秋老爺子真的看不出真假嗎?

當然不是!

他只是,更在乎楚文飛一家的面子罷了。

畢竟,日後秋家若想發展,還得仰仗楚家支持。

楚文飛家裡可是雲州市的大家族,地產大亨,有錢有勢。

秋家需要楚文飛幫忙的事情多着呢。

而葉凡呢,就一個窩囊廢,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淘到了金絲楠木。

為了這點東西,就得罪老四一家,顯然不值。

「放肆!」

「你個廢物,敢這麼對爺爺說話?」

「拿着你的破爛,趕緊滾,省的在這掃爺爺興!」

秋沐盈落井下石,此時更是趁機斥罵葉凡,並且從桌上拿起那金絲木盒,便朝葉凡扔了過去。

嘩的一聲。

那套茶具從盒中掉落,摔得粉碎。

「秋家主,我顧城來給你祝壽了。」

「民國玉雕,小小物件,不成敬意!」

這時候,門外一老者跨步而來,滿含笑意隨即送上一件古董物件。

見到此人,秋老也在隨即坐不住了,起身相迎。

「哈哈~」

「顧老,您怎麼還親自來了?」

「我一個老頭子,何德何能,讓顧老親自來給我賀壽!」

這顧城是雲州著名的鑒寶大師,古玩界德高望重,身價不菲,遠在秋家之上,秋老爺子自然鄭重。

「秋家主客氣。當年若不是秋家主仗義疏財,我顧城又哪有機會賺來第一桶金。」

兩人一陣寒暄。

隨後秋老爺子趕緊請顧老入座。

然而,顧老在路過廳堂之時,卻是看到腳下開裂的茶具,頓時渾身一顫,瞳孔皺縮,彎腰便去撿:「這…這是?」

「顧老,抱歉哈。某人送的破爛而已,我嫌丟人,就給砸了。沒想到,擋到您路了,我這就讓人給清掃了。」秋沐盈趕緊上千,歉意笑着。

而顧老一聽,當時就急眼了。

起身一巴掌,直接便抽秋沐盈臉上。

啪的一聲。

那耳光清脆,震顫全場。

秋沐盈捂着臉當時就蒙了,整個人委屈的近乎要哭出來。

「顧老,您打我幹嘛呀?」

「畜生,蠢貨,打的就是你!」顧老暴怒之至,整個人憤怒至極。

「混賬東西,你可知道你今日摔得是什麼?」

「這套茶具,乃是皇室御用,乾隆御前珍品!」

「清代琺琅彩!」

「且是萬中無一的絕世珍品。」

「國之瑰寶!」

「當年,被我雲州首富紅旗集團總裁徐蕾徐小姐,以八千萬價格拍下。」

「八千萬啊~」

「被你這個蠢貨全毀了!」

「毀壞國家珍貴文物,你這畜生,當萬死啊~」顧城心在滴血。

什麼?

八….八千萬?

此一刻,滿堂駭然。

就連秋老爺子,一張老眼也瞪得死大,幾乎要跳出來。

難以置信的問道:「顧..顧老,您是不是看錯了。」

「這是我秋家一個不爭氣的小輩送的,估計也就是一兩百塊的路攤貨吧,盈盈摔了也就摔了?」

「怎麼可能是皇家珍品,八千萬國寶呢?」

「糊塗!秋家主,你老糊塗啊!」顧老萬分悲戚,痛惜怒道,「這茶具,當年徐蕾徐小姐就是請我掌的眼,它就是碎成渣,我也認得。」

「可奈何,你們秋家無眼,毀了我國之重寶,華夏藝術之精粹。」

「實在不可原諒!」

「我顧城,從不與蠢貨為伍。」

「今日之後,你我割袍斷義。」

「我顧城,不再是你秋正倫之友。」

「你也,不再是我顧城故人!」

「告辭~」

大怒之下,顧城拂袖而去。

只留身後,滿堂驚惶!

《葉凡秋沐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