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神醫狂妃乖乖受寵
神醫狂妃乖乖受寵 連載中

神醫狂妃乖乖受寵

來源:外網 作者:顧初暖夜景寒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顧初暖夜景寒

他,夜國攻無不克,戰無不勝的戰神王爺,卻被一個來歷不明的女人給氣昏了,從此性情大變,嗜血殘暴。 她,醫學界頂級天才,莫名其妙穿越成丞相府不受寵的醜女三小姐,庶妹欺凌,渣爹厭惡,後娘偽善,很好,區區螻蟻,也敢害她。 且看她如何手撕白蓮,腳踩渣渣,一手醫術驚天泣地,傾城容顏震驚天下。 一紙婚書,她成了他的妻,從此生活雞飛狗跳。 不久,傳言來襲,戰神王爺再次性情大變,從一個殺伐果斷,雷厲風行的人,變成畏妻如虎,聞之色變的小男人。 夜景寒暴怒,「本王是那樣的人嗎?」 顧初暖摸了摸他的腦袋,笑道,「乖,...展開

《神醫狂妃乖乖受寵》章節試讀:

顧初蘭噎住,不知該如何回答。

難道說,她是故意不叫醒她,自己早早就趕來學院嗎?

這種話,她哪說得出口。

顧初暖笑道, ”還是,你沒有焚香沐浴,隨我三跪九叩感謝皇上,所以才故意誣衊我。 ”

”我…… ”

該死的,這個賤女人,又被她使套子了。

顧初蘭臉色如同染了顏料般變個不停,卻是連屁都放不出一個。

肖雨軒朝着顧初暖豎起一個大拇指,因為顧初暖就站在他身邊,他低聲道, ”小丫頭,才一日不見,你的嘴巴又利了。 ”

顧初暖眨了眨純潔無辜的小眼神,用書本擋住自己的臉,側頭對肖雨軒笑道, ”好說好說,嘴巴不利,怎麼娶你寵你。 ”

”砰…… ”

肖雨軒直直的摔了下去,臉色瞬間黑成鍋底。

這個女人,屬猴的嗎,這麼猴急。

她懂不懂什麼叫矜持。

想到自己萬一娶一個醜女回家,老爹還不得把他的狗腿給打斷。

顧初蘭坐在澤王身邊,她暗暗打量着顧初暖。

才一小段時間沒回去,她的三妹妹似乎變化很大。

以前是她在裝傻充愣,還是……

”一個醜女,還真夠囂張的,明明就是你遲到了,搞得好像是夫子故意為難你似的。 ”

說話的噹噹公主,大概十五六歲,雖然年紀不大,長相倒是不錯,看得出來以後定是個美人胚子,不過臉上嬌氣盡顯,一看便知道,這絕對是一個刁蠻公主。

徐夫子順勢點頭, ”噹噹公主說得對。 ”

顧初暖攤手, ”我也沒說公主說得不對呀,我這不是知道錯了,希望夫子給我一個機會改過自新嘛。 ”

騙誰呢。

就那囂張的態度,哪有知錯的樣子?

”既然顧三小姐知錯,且又是初犯,徐夫子不如就給她一次機會吧。 ”

突然間,一聲溫文爾雅的聲音緩緩響起,聲音如同清泉叮咚,煞是好聽,聽之讓人忍不住沉淪下去。

顧初暖側頭看去,這才發現在徐夫子旁邊,還坐着一個年輕的男子。

乍一看到那男子,顧初暖狠狠驚艷了一下。

那是怎樣的男子,溫潤和煦,儒雅謙謙,周身洋溢着書香文卷氣息。

他五官稜角分明,恍若神仙轉世。

他一身白衣飄飄,謫仙出塵,abc 墨發僅用一根白帶隨意束了半邊,垂下半頭如瀑布般的墨發。

微風吹過,揚起縷縷髮絲,顯得慵懶,隨性,空靈,出塵。

顧初暖敢保證,除了那天被她強了的男子,這是她有生以來,看過最帥的帥哥了。

”喂,顧初暖,你一直盯着上官夫子做什麼,我告訴你,你要再敢看他,小心我挖了你的眼晴。 ”噹噹公主暴怒。

顧初暖懂了。

合著那刁蠻的公主,是看上那位年輕夫子了。

眼光倒是不錯。

起碼比顧初蘭,顧初晴好多了。

澤王雖然長得不賴,但跟上官夫子比,不知得被甩幾條街。

”公主,論起輩份,我可是你的皇嬸呢,對皇嬸講話,要注意措辭哦。 ”

”什麼皇嬸,我才沒有你這麼丑的皇嬸呢。 ”

”情人眼裡出西施,也許你家戰神皇叔,就好我這口呢。 ”

靜。

全場靜悄悄的,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看着顧初暖。

普天之下,還沒有誰敢拿戰神寒王爺開玩笑呢,她不怕死無葬身之地嗎?

有了上官夫子的話,徐夫子也不想刁難顧初暖,何況此時還牽扯到了戰神。

”行了行了,這件事到此為止了。顧三小姐,念你是初犯,這次就不與你計較了,下次萬萬可不再遲到了。 ”

”是。 ”

”自己找個地方坐吧。 ”

顧初暖掃了一圈。

顧初蘭跟顧初雲的身邊倒還是有位置,不過她沒好感,前面的位置,她則是不敢坐,於是坐在了肖雨軒的身邊。

肖雨軒一驚, ”你坐我旁邊幹嘛,前面還有那麼多位置呢。 ”

不會真賴上他了吧。

”你要想坐前面,自個往前面挪去。 ”

開什麼玩笑,前面可是整整坐了兩個夫子,她要真坐到前面去了,還怎麼摸魚。

”我先來的。 ”肖雨軒糾正。

”管你是不是先來的,反正這位置又不是你家設的,你要不願意跟我坐一起,挪窩便是。 ”

這個女人,也忒不要臉了。

她就是看上他有顏有錢又有才了,絕對是這樣。

”剛剛我們講到物類之起,必有所始,榮辱之來,必象其德,現在我們繼續接下去…… ”徐夫子緩緩講起了課。

”喂,坐在徐夫子身邊的美男是誰? ”顧初暖捅了捅肖雨軒的胳膊,嘿嘿笑了幾聲。

”上官楚唄,皇家學院最年輕的夫子,身份未明,只知道才華橫溢,跟我哥並稱四大才子之一。 ”

”四大才子?還有兩個是誰? ”

”醜丫頭,你耍我呢,名聞天下的四大才子是誰你都不知道? ”

天地良心,她是真的不知道,關於這塊,她腦中沒有記憶。

不知道為什麼,她總感覺自己的記憶缺失了很多很多。

”那上官夫子怎麼不講課,盡讓那老頭子講? ”

肖雨軒笑了, ”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皇家學院上課,最少得要兩位夫子,一位夫子主講,另一位旁聽,如果有學生提問,主講的夫子回答不出來,那麼旁聽的夫子便會站出來回答。你這醜丫頭,來皇家學院讀書前,難道都沒打聽一下這裡的規距嗎? ”

”打聽個鬼,就這破地方,早晚有一天我要把它給拆了,學院本來就是開放給全國百姓的,哪有讓光王孫貴族佔著的理兒。 ”

”肅靜肅靜,你們兩人交頭接耳的在說些什麼? ”徐夫子厲聲道。

學堂里本來有肖雨軒這個紈絝子弟就算了,如今又來一個不省心的。

顧初暖訕訕的住嘴,將書本攤開,擋在自己面前,她打一個哈欠,聽着徐夫子的課昏昏欲睡。

就在剛剛,她從丞相府出來的時候,去了好幾家藥鋪,每一家藥鋪都沒有她所想要的全部藥材,即便有,最少也在百兩銀子以上。

她一共需要三十二種藥材,其中地獄草,煙羅花最是難求,整個帝都的藥鋪怕是都不可能買到。

顧初暖愁,沒有藥材,就算她的醫術再高,也治不好臉上的毒傷。

其他的葯,她就算沒錢買,辛苦一些也可以自己去采,可地獄草,煙羅花怎麼辦?這兩種藥材在這片大陸,好像是稀缺藥材。

《神醫狂妃乖乖受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