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仙俠修真›盛君烈葉靈
盛君烈葉靈 連載中

盛君烈葉靈

來源:外網 作者:盛少纏妻太狂野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盛少纏妻太狂野

隱婚三年,她的肚子始終都沒反應,婆婆罵她是不會下蛋的雞,小姑說她是掃把星。 原以為老公至少站在自己這一邊,卻沒想到老公遞來一紙離婚協議書—— 「離婚吧,她回來了!」 離婚後,盛君烈陪初戀孕檢,竟撞見前妻帶着三胞胎做兒保,他發瘋般嘶吼:「他們是誰的孩子?」展開

《盛君烈葉靈》章節試讀:

葉靈跟在盛夫人身後進了客廳,看到茶几上放着兩大袋煎好的中藥,眉心狠狠一抽。

她從小就怕吃藥,尤其是中藥。

盛夫人指着那一堆中藥,說:「中藥都按量分裝好了,你每天帶兩袋放包里,中午去公司微波爐里熱一分鐘,飯後半小時喝就行,也不費事。」

葉靈:「……」

費不費事她不知道,但是費嘴是肯定的,想到未來一段時間她都要和中藥死磕,她就生不如死。

餘光瞥見盛君烈倚在廊下看熱鬧,她靈機一動,「媽,這些葯都是我的嗎?」

「對啊,瞧你瘦骨嶙峋的,得好好補補,土地肥沃了,種子才能健康成長。你最近就不要減肥了,多吃點飯,把身體養好,給我生個白白胖胖的大孫子。」盛夫人說。

葉靈被這話羞臊得滿臉通紅,但為了把盛君烈也拖下水,她還是忍着羞臊,暗示道:「媽,中醫肯定也跟您說過,生孩子這種事,不光要土地肥沃,也得種子好啊,是不是?」

盛夫人愣了愣,下意識看向她的好大兒。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站在廊下的盛君烈白皮紅唇,越瞧越腎虛的樣子。

難道葉靈的肚子兩年來都沒動靜,問題是出在她兒子身上?

盛君烈被盛夫人用懷疑的眼神打量着,他忍着翻白眼的衝動,他媽還真是傻白甜,這麼輕易就被葉靈給忽悠了。

「我沒問題。」盛君烈酷酷地說。

盛夫人的眼神變得有些微妙,「現在醫學發達,不管什麼隱疾都能治好,你也不用諱疾忌醫,不行就早點治,要不然越拖越嚴重。」

盛夫人快把自己說抑鬱了,看着這麼龍精虎猛一帥小伙,怎麼就是繡花枕頭,中看不中用呢?

一口大鍋就這麼扣在盛君烈頭上,他的表情可謂精彩紛呈,就連葉靈都愣住了。

她本來只是暗示盛夫人,要調養身體就大家一起調養,讓盛君烈也嘗嘗中藥那股銷魂的味道。

葉靈趕緊和盛夫人解釋,「媽,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君烈最近工作很辛苦,他管理那麼大的公司,身體遭不住,也該補補。」

說完,她瘋狂暗示。

盛夫人這才反應過來,她輕輕拍了葉靈一下,「瞧你這孩子,心疼老公就直說,都給我整誤會了,放心吧,我明天就去找老中醫,給君烈開幾副補身體的葯。」

盛君烈:「……」

見他倆這麼配合,盛夫人心裏十分歡喜,忙去廚房讓張媽準備上菜。

吃過晚飯,盛君烈去了書房,葉靈則回房間洗澡。

穿好睡衣出來,她看見坐在床上看手機的盛君烈,忽然感到渾身不自在,連手腳都不知道該往哪裡放。

盛君烈挑眉看向她,目光靜默、深沉,「張媽把葯熱好端上來了,喝了睡吧。」

空氣里確實瀰漫著一股中藥的清苦味道,葉靈眉頭狠狠一皺,看着擺在床頭柜上的白瓷碗,襯得碗里褐色的葯湯堪比毒藥。

她忍住捏鼻子的衝動,「我能不喝嗎?」

「你去跟媽說。」盛君烈面無表情地看着她。

葉靈咬了下唇,其實他們都知道,她的身體狀況喝再多的補藥都無際於事,但,盛君烈就是要看她受盡折磨。

她在床邊坐下,沮喪地看着那碗葯湯,「你明知道,我不可能再懷上,為什麼不讓我和他們說實話?」

「不試試,你怎麼知道懷不上?」

葉靈愕然回頭,對上男人冷漠幽深的目光,她的心臟突突直跳,「你、你明明也不想要……」

也?

盛君烈扯了一下嘴角,「對,我不想要,但我也不會讓你們好過,想想楚欽以後每次看到我們的孩子時,會如何心痛難當,是不是很刺激?」

葉靈難以置信地看着他,頭頂的白熾光照在他臉上,將他英俊深邃的臉龐修飾的越發冰冷陰沉。

他眼中刻骨的恨意讓她的心臟疼得直抽搐,他是真的恨透了她啊,才不惜用這種毀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方式來報復她。

「盛君烈,你別這樣。」

「別哪樣?」盛君烈笑了笑,可笑意並未到達眼底,就被恨意取代,「葉靈,你敢在我面前心疼他,當我是死的嗎?」

不是,她心疼的人上他。

想他當年在學校時如何光風霽月,接手盛氏集團時如何意氣風發,他是一顆舉世明珠,卻在她這裡蒙了塵。

變成一個滿腔只剩陰翳與仇恨的世俗男人。

他不該,也不能。

「三年了,如果你始終放不下,我們可以離婚,你何必要折磨自己,讓自己變得那麼不堪?」葉靈心痛道。

「不堪?」盛君烈怒火衝天,眼睛都被恨意燎得通紅,「葉靈,你也配說這兩個字?」

葉靈的心被刺了一下,她徒勞的解釋,「我說過,那天晚上我們什麼也沒做,我醒來才發現楚欽躺在我旁邊。」

這兩年,其實她解釋過很多遍,但盛君烈沒有一次相信過她,他始終對這件事耿耿於懷。

盛君烈通紅的眼眸里戾氣翻湧,他咬緊牙關,聲音從齒縫裡蹦了出來,「好,那你告訴我,你脖子上為什麼有吻痕,孩子為什麼會流產?」

「我……」葉靈張了張嘴,卻吐不出半個字來。

直到今天,她都沒想明白,孩子為什麼會流產。

她每個月都會去醫院做產檢,她的身體很健康,孩子也很健康,沒有半點流產的跡象。

那天早上她追着盛君烈從酒店出來,沒被人撞,也沒摔跤,但孩子就那樣沒了。

「你這個不知廉恥的女人,當初利用懷孕逼我娶你,好,為了孩子我成全你,讓你當了盛太太。只要你好好生下孩子,我不是不可以和你當一對相敬如賓的夫妻,但是你毀了這一切。」

《盛君烈葉靈》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