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穆總他後悔了
穆總他後悔了 連載中

穆總他後悔了

來源:外網 作者:方禾穆九霄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方禾穆九霄 玄幻魔法

方禾嫁給穆九霄兩年,老公不疼,婆婆不愛,小三也使勁往她臉上踩。 但這些方禾都不在意,她只要能吃到穆太太的紅利就行。 然而她沒想到,自從穆九霄回來後,她就沒有哪天能正常起床! 不是說穆九霄不近女色嗎? 不是說穆九霄斯文克制嗎? 不是說穆九霄除了白月光,不會再愛上第二個女人嗎? 都是假的! 方禾不堪重負,含淚一揮:穆總,咱們還是離了吧。 穆九霄抓着她的手,戲謔道,「離?世上哪有兔子進了狼窩還能跑的道理?」展開

《穆總他後悔了》章節試讀:

方禾讓自己的語調儘可能的正常,「你總得給她名分。」

「那是我的事,不用你操心。」穆九霄冷冷道,「你當初費盡心事跟我結婚,如今你享受了穆太太的權利,想全身而退,真當我穆九霄吃素的?」

頓了頓,他又道,「還是說找好下家了?」

方禾淡淡道,「你想多了,我怎麼敢。」

「也是,除了我,還有誰願意要你這樣的女人。」

方禾呼吸頓住。

穆九霄起身,帶起一股冷氣。

「這場婚姻你從來就沒有主導權,自己選的路,就該承擔後果,以後別再讓我聽到離婚兩個字。」

砰的一聲關上門,穆九霄走了。

方禾這才敢松出一口氣,把貼上去的姨媽巾撕了下來。

……

從那之後,方禾就搬去了客卧。

大概是因為時語沫回來了,穆九霄沒有過問,晚上也沒怎麼回家。

這天晚上,方禾都已經睡著了,迷迷糊糊聽見有人喊她。

一開始還以為是做夢,後來驚醒了,才聽清是穆九霄的聲音。

隔着門,他的聲音有些不真切,但是語氣里的不耐煩卻又很清晰。

方禾起床,見主卧的門開着,裏面亮着燈。

走到門口,她正好對上穆九霄冷沉的眸子。

穆九霄語氣不善,「睡這麼死?」

方禾正要反駁,隨即就聞到了濃烈的酒味。

視線下移,見穆九霄捂着腹部,神色有些痛苦。

方禾一眼就看出來,他唇色發白,頭冒冷汗,是胃疼了。

她懶得跟他吵架,轉身去拿胃藥。

也是聽宋姐說的,穆九霄有胃病,因為常年喝酒應酬,所以家裡常備胃藥。

拿着葯回去,方禾見他疼得臉色發白,知道胃裡的酒還沒有清理乾淨,她用物理手段,讓他全嘔了出來。

胃裡好受些了,可穆九霄的眼睛還是很渾濁,顯然醉得厲害。

這麼大一個塊頭,方禾給他喂葯,擦汗,弄到床上,完事之後她累得快要脫力。

穆九霄閉着眼,眉頭緊皺,痛苦還沒有消散,抓着方禾的手,像是無助地孩子尋求安慰。

方禾掙了掙,沒掙脫,穆九霄乾燥的掌心格外滾燙,燒得她有些不適。

「穆九霄。」她喊了一聲。

穆九霄沒有醒來的跡象。

方禾摸了摸他的額頭,才發現他不只是手,渾身都很燙。

居然發燒了。

今晚上發生了什麼,他把自己折騰成這樣。

方禾看着他,想起之前說的那些話,做的那些事,忍不住罵了一句,「活該。」

穆九霄一動不動,跟死了一樣。

方禾咬了咬牙,理智戰勝了情緒,出門拿醫藥箱。

喂穆九霄吃了點退燒藥,然後又讓人送了藥水來,給他掛上點滴。

這一忙就到了後半夜,方禾累得支撐不住,但是穆九霄還抓着她,根本就掙不開,索性就靠在他的手邊睡下。

不知道什麼時候,夜色沉重如墨,稀薄的月光從窗外灑進來,落在兩人的身上,看不真切。

穆九霄的手指動了動,睜開眼,看向熟睡的方禾。

她只露出半邊臉,纖細的眉頭緊緊皺着,睡得很不安穩。

穆九霄看得目不轉睛,眼裡的柔情幾乎要溢出來。

他伸出手,在方禾的眉眼處輕輕撫摸,情難自禁喊道,「軟軟……」

……

次日鬧鐘一響,方禾就醒了。

她就這麼趴着睡了一夜,渾身都疼,緩了許久才稍微好一點。

看了眼床上的男人,依舊雙眼緊閉,但是恢復了一些紅潤,也退燒了。

方禾無聲退出去,去洗了個澡,換上衣服下樓。

卻不想,看見宋姐開門,迎進時語沫。

「宋姐。」時語沫笑道,「好久不見。」

宋姐人都傻了,結巴道,「時,時小姐……」

時語沫偏了下腦袋,看向方禾。

宋姐順着目光也看見了她,愣了一下,表情有些複雜。

兩個女人之間選一個,還真是難選啊。

宋姐硬着頭皮,像是對待客人一樣招呼時語沫。

時語沫手裡拎着早餐盒子,對宋姐說,「我先上去看看九霄吧,他好些了嗎?」

宋姐晚上不在這睡,對昨晚上的事渾然不知。

她問道,「先生怎麼啦?」

「應該沒什麼事,昨晚上跟我家裡人喝酒,有人故意灌我,他全擋下來了,回去的時候我看他臉色不太好,所以一早我就來看看他。」

她說完,看向正在吃早餐的方禾,眼裡閃爍着得意的光澤。

方禾有條不紊地吃早餐,彷彿什麼都沒有聽見。

她吃過早餐就走了。

臉上沒什麼,但是頭腦里已經翻起了風暴。

她真是不明白,昨晚上明明喊個救護車就能搞定的事,她為什麼親力親為。

累得半死,還毫無意義。

現在時語沫來了,穆九霄大病初癒,兩人你儂我儂,此刻估計正纏綿吧?

方禾越往深處想,就越不想回家。

方禾想到自己偽裝的生理期結束了,穆九霄的剋制力又很弱,肯定少不了同房。

她反感穆九霄在時語沫和自己之間來回,於是想了個損招,讓同事開了一張她有炎症的證明。

穆九霄是有潔癖的。

有炎症不幹凈,他就不會有興趣了。

反正時語沫回來了,她跟穆九霄離婚是遲早的事,現在刻意去討好,也不過是自取其辱。

她走一步看一步,等着穆九霄什麼時候大發慈悲放過她。

《穆總他後悔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