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何笙謝楚楚
何笙謝楚楚 連載中

何笙謝楚楚

來源:外網 作者:詭案法醫:非正常死亡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詭案法醫:非正常死亡 都市言情

世間上最毒的是毒藥還是罪孽的人性,人性的弱點,塵世的沖刷,利益的糾紛,可一切都會以性命作為賭注。 長發怪人,復仇之魂,絕望嬌花,死亡旅途,蘭髮帶之謎,綠寶石連環殺人案,農村婦人綁架案......現場紛紛出現詭異的北極星圖案,這到底是巧合的意外,還是命運的安排?? 束手無策之下,何家最後一個法醫,使用專業而高超的驗屍手法和刑偵手段,撬開死者之口,抓捕血案兇手......展開

《何笙謝楚楚》章節試讀:

我們在村子裏沒有找到侍景同的蹤跡,這裡又沒有監控,估計這傢伙是逃了。

頭疼!現在只能詢問一下那些毒梟了。

高明強等人連夜對村民們進行分別審問,而我申請參加了羊良疇的審訊工作。

其實我作為一名顧問,隨時可以參加審訊工作,這跟法醫的工作並沒有衝突。

我旁邊坐着的就是劉雨寧,此刻的羊良疇就好像一隻被長期囚禁的而變得無比慌亂的野獸一般,萎靡地坐在審訊椅子上,他低着頭,身子微微顫抖着,他不像會負隅頑抗的罪犯,相反,他坐在這個位置上後,就變得格外的害怕。

孤零零的慘淡之光正在他的頭上投射着,把他那孤寂的身軀襯托的更顯單薄。

「說吧,羊良疇,村裡是什麼時候開始販獨的?」我首先發出了詢問。

「我、我不知道……」羊良疇小心地回答道。

「我們在罌粟上,找到了你們的指紋,你們家的背後有白骨殘骸,你們不止販獨,還殺過人,對吧?」劉雨寧拿出大量的照片,還有幾份化驗報告遞給羊良疇看。

有那麼多DNA和指紋比對結果,可以說,販獨的事情鐵證如山了,證據鏈也徹底閉合了。

羊良疇沒有辦法,只能說道:「應該有3年了吧,其實我和老婆,也不是村裡人,我們是被帶過去的,一開始我們還以為去找工作,誰知道竟然上了賊船。」

根據羊良疇的描述,我們才知道,原來他們本來隔壁村的一對夫婦,有一次太福村的人,介紹他們說去這邊開廠,誰知道來到這裡,他們就被囚禁了,太福村裡的人,逼迫羊良疇夫婦進行養殖罌粟的工作,開始他們是不願意的,最終因為想活命,還有巨額的暴利,他們妥協了,時間長了,他們慢慢就變得跟太福村人一樣了。

販獨的事情會交給緝毒隊跟進,現在我話鋒一轉:「好了,羊良疇,你現在有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

聽到我這樣說,羊良疇露出了激動的神色:「是什麼啊?警察同志。」

「你知道一個叫做侍景同的人嗎?」

「侍景同?這不是黃家阿姨的外甥嗎?」

「黃阿姨?是哪位?」

「應該別你們帶回來了吧,我之前離開村子,都沒有注意到她的蹤跡!」

「她叫什麼名字?」

「黃依青!」

我連忙給何馨發了個信息,讓她趕快去查找一下黃依青的信息,本來我想問羊良疇拿個她的照片的,但他說沒有,並且說跟她不是很熟。

我看的出,羊良疇沒有撒謊,就暫時不管了,我讓劉雨寧跟我離開了審訊室,走到技術科部門,在何馨的幫助下,她還是給我找出了這位黃依青。

不過她竟然沒有給我們帶回來,劉雨寧說:「莫非我們警隊包圍村子的之前,她就提早逃跑了?」

「很有可能,她應該是聽到什麼風聲了,帶着直接的外甥跑了。」

「這兩個傢伙,是不是一夥的?」何馨問。

「可能吧,不管黃依青有沒有參與犯罪,按照她現在的情況,都已經構成了窩藏罪犯的犯罪了,何馨,你們好好的調查一下他們兩個的蹤跡,一定要把這兩個混蛋找出來!」劉雨寧氣沖沖地說道。

何馨噼里啪啦地敲擊着鍵盤,感覺不行,她竟然從自己的鞋帶上,鬆開了一樣東西,然後熟練地插在了筆記本電腦上,看到她的動作,旁邊的高明強驚訝道:「何馨,你這是幹嘛?上班呢?」

「這你就不懂了,明強,我這是進口的天眼搜索器,結合電腦使用,加上嫌疑人的照片,可以快速捕捉到他們的位置!」

話音剛落,何馨彷彿手抽筋一般,一下子就把大屏幕中的36宮格變成了18宮格,然後是9宮格。

最後只剩下一個畫面了。

畫面中,竟然看到黃依青帶着一個男人,上了一輛的士走了。

「調查一下的士的路線!你用技術處理一下,估計就能看到車牌號了吧!」我說。

「爸爸,你看小說看多了吧?現實中,根本就沒有那種能讓監控畫面清晰的手段,那都是藝術渲染罷了,我最多只能放大一下,不過根據天眼和N系統的篩查我可以追蹤到這輛的士。」

「我正在追蹤這輛車的行車記錄儀,恩,它在一處十字路口突然改變了方向!」何馨接著說。

「怎麼會這樣?」高明強好奇道。

我的手指頭在臉龐上敲了幾下,認真地注視着畫面中的一切:「看來,司機被挾持了!」

「什麼?」劉雨寧略帶驚訝地說道。

我分析地說道:「他們兩個開始上車沒有什麼動作,但後來卻突然發作,司機沒有預料,所以只能就範了,現在司機估計也被他們帶走了!」

「這兩個混蛋,真的是害人不淺!」劉雨寧氣憤地跺了跺腳。

我嘆息了一聲:「別在這裡盲生氣了,現在只能儘快追查到這輛的士最後的落腳點,何馨,能不能再快點!」

「老娘已經很快了,我的手都快支持不住了,幾位,加把勁吧!」

「是的,何科長!」所有技術警被何馨鼓勵了一句,都彷彿打了雞血一般,使勁地敲擊打着鍵盤,這個動作就彷彿他們都跟鍵盤有仇一樣。

啪啪啪的不知道打壞了多少個鍵盤,屏幕中終於出現了一個畫面,不過那裡有許多樹木,還有一座荒山,監控畫面到了這個位置就沒有了。

「她們估計是很了解這裡的,這個區域監控沒有覆蓋,只能讓你們深入山裡調查了。」何馨篤定地解釋道。

我頷首:「劉隊,明強,我們一起出發吧!」

「行!這次無論如何都要解救這位司機,並且抓捕那兩名嫌疑人!」

劉雨寧一聲令下,整個刑警隊齊刷刷地走出了刑警辦公室,開了警局前面的車,直奔何馨給我們發的一個定位。

到達那座荒山附近,這裡的山路格外崎嶇,要不是何馨的技術高超,我們根本就不會找到這裡。

如果這次案子破了,何馨功不可沒。

我們全部裝備了單警警械,警用手槍、手電筒、電擊棍、防護手套,幾十名刑警,帶上警犬隊,朝着深山而去。

《何笙謝楚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