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過河而愛橋
過河而愛橋 連載中

過河而愛橋

來源:google 作者:軟風歡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何以欣 現代言情 齊寒喬

【傲嬌冷艷女明星&深情狼狗大boss】著名影后何以欣因毀容而退出娛樂圈,大眾卻不知曉她不到兩年便因病去世,而她也不知曉在最後一段時光里陪她挨過病魔的男人也在半年後鬱鬱而終莫名其妙,她回到22年前,回到她渴望自由的時期,雖是無奈也只能安然處之上輩子事業到達頂峰也不過如此,渣男背叛,小人算計,而重來一次,不如換個活法?看着那冷峻偏執的老公和可愛呆萌的兒子,享受享受豪門貴婦生活,閑暇之餘重拾娛樂圈事業,似乎也不錯?–上一世用錯誤的方式愛她,試圖將她囚禁在自己的身邊,結果遭她嫌恨,在她最後幾個月的時光里也不敢靠近她齊寒喬本以為自己是鬱鬱而終,卻不曾想老天爺又給了他一次機會這一次,他會給她自由,也想要俘獲她的心–「齊寒喬,你也知道,我留下並不代表我愛你」「是你教會我怎麼愛一個人,這次我想教會你」--直到有一天,何以欣把齊寒喬壓在身下,輕聲說:「乖,聽話,別動」【甜蜜日常向】【雙重生】【先婚後愛】【雙潔】【萌娃】【豪門總裁】【無誤會不狗血】展開

《過河而愛橋》章節試讀:

三個月後,何以欣因病離世。

雖然是早有預料的事,但悲痛依然無可避免。

葬禮也並沒有大辦,除了齊寒喬、齊沐嶼和宋可兒三人,就還有半山別墅的所有的傭人管家。

齊寒喬也早已封鎖了消息,外界誰也不知道,這顆閃耀十五年的影壇之星已經隕落。

忙到晚上,就只剩下父子兩人,宋可兒本想留下陪陪齊沐嶼,但還是選擇給父子兩人一點空間。

沉默良久,齊寒喬還是啞着聲音開口:「沐嶼,謝謝你。你不把她接回來,我可能永遠也接近不了她了。」

「那你後悔嗎?我是說,當年。」齊沐嶼側頭看向父親,下巴已經冒出胡茬,好像從來沒有看過父親這般狼狽。

「我不後悔遇見她,但我也想痛扁當年給她帶來傷害的自己。她天生便屬於閃耀的舞台。」頓了頓,「但這混蛋的結果還有一個你這樣優秀的兒子,也不錯吧。」

「呵呵,一點也不好笑。你對不起的是她。」

「......我知道。後不後悔又怎樣呢,都回不去了。」

「......」

「恨過我嗎?讓你在......單親家庭里長大。」

「談不上恨吧,也怨過。但你不也一直告訴我,媽媽很愛我嘛。長大了就懂了,你也很不容易。你……是一個好父親。」

「對不起。」

齊沐嶼愣了愣,隨即笑道:」有下輩子的話,對我媽好點。雖然如果這樣的話,我應該就做不了你們的兒子了。」

齊寒喬沒再說什麼,只是拍了拍齊沐嶼的肩膀。

——

半年後,官方公布齊氏集團前董事長因病去世,但外界傳聞依然層出不窮,事實真相又誰人知曉。

齊沐嶼把齊寒喬和何以欣葬在了一起。

這是父親的遺願。

聽說通往來世的路很暗,他想為她點燈。

——

少夫人你再堅持一下,我們馬上到醫院了。」

何以欣在陣痛中驚醒,發現自己正坐在一輛車上,旁邊是一位阿姨,而自己滿頭大汗,還挺着一個孕肚。

來不及思考到底是怎麼回事,便又被一陣陣痛痛到麻木。

「少夫人您深呼吸,少爺他已經從公司趕去醫院了,您再忍忍。」趙姨一邊安撫着何以欣,一邊催促司機,「老馬,你再開快點。」

何以欣漸漸也反應過來是怎麼一回事,她這是,回來了?

看來閻王爺都不想收了她呢。

只是為什麼偏偏要挑這個時候啊,痛死老娘了,真想罵人。

別人生孩子是好像在鬼門關走了一遭,她這是真從鬼門關剛出來啊!

「到了到了,少夫人咱下車啊,沒事的。」趙姨趕緊推開車門,攙扶着何以欣下了車。

在早已待命的醫護人員的幫助下,何以欣進了待產病房。

因為宮口才開到三指,所以還不能生產,所幸宮縮沒有那麼強烈了,現在的腹痛還是在能夠忍受的範圍之內。

雖然在何以欣的記憶中她已經經歷過這樣的事情,但再來一次也還是會緊張。

「來,少夫人,喝點雞湯昂,存一存力氣。」趙姨端着一碗雞湯,準備喂她。

「沒事,我自己來吧,謝謝。」

何以欣現在心情也有所平復,只能說,既來之則安之了。

不管怎麼回事,先把這個小混蛋生下來吧。

「少爺現在路上堵車呢,您別著急,我陪着您呢。」

——

齊寒喬到的時候,何以欣已經進產房了。

「她怎麼樣了?」齊寒喬語氣急促地問坐在產房外的趙姨,氣息微亂。

「少夫人剛進去呢,醫生說沒什麼大問題。」趙姨站起來答道,「少爺您先坐會兒吧,少夫人會沒事的。」

齊寒喬煩躁地抓了抓頭髮,無力地坐在了長椅上。

她現在,是不是很痛?可這些痛,都是他帶給她的。

「齊先生,您終於來了。請您在這裡簽個字。」醫生拿着文件出來說道。

齊寒喬看到醫生,趕忙上前,接過文件快速簽了字,問:「我太太沒事吧?不管什麼情況,都先考慮我太太,我太太不能有事。你們需要什麼儘管說,我都可以安排。」

「齊先生您別著急,齊太太現在一切情況都很好,我們會竭盡所能。」醫生拿過文件便轉身進去了。

不能,其實是不敢,進產房,他也只能在外面干著急。

齊寒喬一拳打在牆壁上,手已經破了皮,露出血絲,可他卻好像感覺不到痛。

一種深深的無力感貫通全身。

如果他的欣兒出了什麼事,他永遠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過河而愛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