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復蘇之時
復蘇之時 連載中

復蘇之時

來源:google 作者:佩洛愛炫飯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蘇清軒 蘇箐芸 都市小說

血月當空,長虹貫日,九星連珠,唯一聖殿的獨裁!靈力復蘇,魔物洶湧,漩渦大開,萬千位面的交匯!前方華夏,宵小禁入執法,執超凡之手,裁超凡之法!超凡真的超凡嗎?超凡也並非絕對,超凡也並非無敵蘇清軒拎着菜刀一臉懵逼的看着面前繁盛茂密的森林,不遠處蹦蹦躂躂的史萊姆讓他有點齣戲:「這到底是哪啊?」展開

《復蘇之時》章節試讀:

猞猁和蘇清軒的距離本就不遠,二者之間的距離極速縮短。

蘇清軒雙眼緊緊的盯着猞猁的肌肉動作,這是他能否反殺的依仗。

猞猁跑到面前,呼的騰空而起,直奔蘇清軒腰腹部而來。

面對着猞猁的攻擊,蘇清軒身子向左一側身,猞猁擦身而過,蘇清軒感覺腰部一涼。

低頭一看,衣服被直接留下來一道巨大的口子,乾脆成布條了,身上也留下了一道血痕。

幸好冬天衣服厚,這才受傷沒那麼重。這一出血,激發了蘇清軒的血性。

「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今天我必須宰了你這隻畜生!」

猞猁落地轉身,調整姿勢準備繼續攻擊,剛才的攻擊嘗到甜頭了。

蘇清軒全神貫注,雙眼緊緊的盯着猞猁。

通過觀察猞猁肌肉的發力情況,蘇清軒大致能夠猜到它要攻擊哪裡。

雖然身體素質跟不上,但他是被動防守,動作幅度也不需要太大。

猞猁低吼一聲,再次直奔蘇清軒撲來。

將菜刀在手中轉個方向,頭部向右傾斜,抓住機會,蘇清軒狠狠的將菜刀劈向左鎖骨的上方。

噗——蘇清軒狠狠的劈在了猞猁身上,猞猁銳利的爪子直接擦着脖頸而過。

啪,猞猁狠狠的摔在了地上,鮮血流淌而出。

蘇清軒估算不錯,劈到猞猁的腹部,恰好是猞猁的弱點部位。

猞猁勉強起身,再次撲了上來,不過速度明顯大大下滑。

蘇清軒看準時機,左臂直接重拳出擊,一拳將猞猁狠狠的悶在地上。

直接給猞猁重重頭部一腳,掙扎的猞猁安靜了不少,蘇清軒接着給腰上來上幾刀,猞猁沒什麼動靜了。

補刀是關鍵,古往今來不補刀被反殺的案例簡直不要太多,他可不想成為那其中之一。

突然,背後一陣破空聲傳來,蘇清軒聽到聲音,迅速扭轉身形,但依舊晚了。

劇烈的爪擊狠狠的拍在蘇清軒的背上,強勁的力道直接在蘇清軒的背後留下來三道深深的血痕,同時蘇清軒的右臂也被一口咬住。

縱使蘇清軒很耐疼,但是蘇清軒依舊痛哼了一聲,耐痛和不痛是兩回事。

子彈打不死美隊,但美隊中槍依然慘叫,一個道理。

「++!」

蘇清軒忍痛咬牙,直起身子,猛的一個轉身,將右臂上的另一隻猞猁狠狠甩出去。

同時被甩出去的還有蘇清軒右臂上的一大塊血肉,現在正在猞猁嘴裏。

不及時止損不行,蘇清軒躲避了這老六猞猁才咬的右臂,一開始這猞猁就是奔着蘇清軒後脖頸去的!

萬一猞猁繼續伸爪出擊給蘇清軒脖子或者腦袋上來上一下,他直接當場打出GG。

後背和右臂一片火辣,蘇清軒果斷把刀傳到左手上。

就是再痛菜刀都不能丟,沒了菜刀,比肉搏蘇清軒根本不是對手。

蘇清軒大步向前,此時的猞猁剛被甩出,落地調整過來,還沒來得及二次出手。

這隻猞猁腹部明顯比第一隻大,這是只母猞猁,還是在孕期內。

一般來說,猞猁都是單獨行動的。只能說是蘇清軒運氣不好,這個時候恰好是猞猁的交配期,只有這個時候猞猁才會一起出現。

蘇清軒左手持刀劈出,對着母猞猁的頭部劈下。這一擊,不求傷敵,只為誘敵!

母猞猁原地一個彈射,躲過菜刀的刀鋒,但是於此同時,蘇清軒的右腳狠狠踢出,一腳炫在它的腹部。

母猞猁痛苦的哀嚎一聲,叫的聲音都變了形。這一擊,直接讓它受到重創。

趁着它哀嚎的時候,蘇清軒對着它就是一刀。

一刀下去,血花四濺。這猞猁雖然攻擊性較強,但是防禦力比起之前的史萊姆差遠了。

猞猁不停掙扎。它雖然受了重傷,但是並不肯輕易去死。求生的本能讓它的爪子不停撲騰。

蘇清軒小腿一熱,母猞猁划到了他的腿。

蘇清軒不由得腿一軟,但是依舊堅持砍了數刀下去,直到母猞猁徹底斷氣,蘇清軒才鬆了一口氣。

蘇清軒回頭看向公猞猁,此時的公猞猁用前爪拖動着身體正在往遠處爬,地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蘇清軒幾步走過去,直接結果了它。直到這時,他才松下一口氣。

坐在地上,蘇清軒有點驚魂未定,他再怎麼早熟,也只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罷了,和野獸搏鬥這種事還是刺激了些。

「獁德,這母猞猁是真有耐心啊。」蘇清軒吐了口吐沫。剛才要不是他反應快躲了一下,現在歇逼的就是他了。

渾身上下劇烈的疼痛猛地涌了上來,戰鬥激發的腎上腺素消退後,疼痛直接如潮水般翻湧而上。

對於蘇清軒來說,這樣的痛苦還是可以忍受的,至少他不會一直慘叫,還可以保證神智清明。

蘇清軒觀察了一下這兩隻生物,雖然酷似猞猁,但是仔細觀察還是和猞猁有所不同。

這種生物毛髮灰黑,四隻巨齒突出嘴外,面目猙獰。那種嗜血的目光讓人發寒。

雖然現在它們已經死了,但是一雙眼睛仍然睜着,讓人感覺一陣發瘮。

走兩步瞭望一下,確認周圍安全後,蘇清軒砰的一屁股坐下。

渾身上下的傷口讓蘇清軒忍不住的顫抖,蘇清軒顫顫巍巍的脫下身上的衣服和。

用菜刀切割一下已經成為爛布條的衣服,給傷口處勉強包紮一下,至少止個血。

地上這時候已經有了不少血了,有猞猁的,也有他的。

現在不是計較傷口是否會感染的時候,不及時包紮傷口的話,光失血帶來的暈眩感就夠蘇清軒喝一壺的。

也不知道自己的運氣是好還是不好。至少菜刀挺鋒利,圍裙也挺長,當止血帶夠用了…蘇清軒坐在地上包紮,一陣自我安慰。

天色漸漸陰沉下來,蘇清軒的心也在不斷下沉。

他不知道這個地方的一天是多少,一旦進入黑夜,他的視野不可能如白天一般清晰,夜晚無疑比白天更危險。

當務之急,是儘快包紮完傷口趕路,盡量縮短和吸引感傳來地點之間的距離。

此時的吸引感比起之前強烈了太多太多,他離那裡越來越近了。

《復蘇之時》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