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仙俠修真›北境戰神
北境戰神 連載中

北境戰神

來源:外網 作者:佚名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佚名

第1章 「少帥,請務必和我們回去,楊家需要您去主持大局。」 「您父親已經發出命令,務必讓您回家,您若不回去,我們不好交待啊。」 一輛經過偽裝的軍用吉普內,後排坐着一個星目劍眉的青年男子。 車窗外,一名老者,對他苦苦哀求。 楊天坐于吉普車副駕駛,神情漠然。 「我就是一個孤兒的命,十多年前他將我丟棄,從那時起我便不再是他兒子,當初他把我像條狗一樣丟掉,現在憑一句話就想讓我回去,當我楊天是什麼人?」 「少帥......」 「開車!」 冷峻的展開

《北境戰神》章節試讀:

第10章

眾多賓客,排成長隊,一起向宴會入口走去。

入口,有專人拿着儀器,驗證請帖真假。

待走到近前,眾人驚訝的發現,這宴會入口,竟然有三個。

第一個入口,門頭卧着一隻鳳凰,鳳身鑲金,氣派無比。

第二個入口,門頭則是一顆虎頭,氣勢上,要弱上少許。

第三個入口,相對更加普通了,上面只是掛着一顆雞頭。

三個通道,都有專人把守。

走在最前面的人,頓時懵了,對領頭守衛問道:「兄弟,這宴會入口,為什麼有三個?他們都是通往不同地方嗎?」

「我正要告訴大家。」

「這次的宴會,可以說是華都新任負責人,與首富馬化雲,蟬連舉辦的宴會,下面的領導,為了討好兩位大人物,臨時改了進入規則。」

「下面,我來宣布一下進入宴會規則。」

「你們之中,若有人帶着女伴,姿色奇醜無比的人,走雞道,進入會場後,坐的位置,相對靠後。姿色上等之人,則走鳳凰道,會場的位置,也相對靠前,讓負責人看了好養眼。」

「至於那些沒有帶女伴的人,則走虎道,坐在會場中間位置。」

此言一出,眾人陣陣輕笑。

他們能來參加宴會,哪個不是帶着優秀的女伴撐門面?因此根本就不懼這個規則。

女伴的漂亮與否,也恰恰證明他們的實力。

因此個個都卵着勁,準備比一比。

林夢研首先對周可嬌滴滴的說道:「老公,你看人家的樣子,在你眼裡應該是傾國傾城吧?」

「呵呵,你當然是最美的女人。」

林夢研又淡淡撇了楊天一眼,對林雪說道:「我看呀,這規則就要再改動一下,把男人的長相也列進去,這樣,小妹你這老公,可能連雞道都走不了嘍。」

林雪氣的俏臉通紅,楊天哪裡有她說的那麼不堪,分明很帥好吧。

林飛龍在一旁嗤笑道:「大姐,你太抬舉他們了,他們請貼都是假的,參加馬化雲的宴會,連雞洞都鑽不了。」

「咯咯咯……」

凡是進入的人,不管來頭多大,都要老老實實交出請帖,待亮綠燈,接待准許了,才能進入。

大部分人,走的都是鳳凰道,只有那些暴發戶和網紅臉,哀聲嘆氣,不甘的走林飛龍口中的雞洞。

一行人,井然有序,很快輪到周可他們。

「請出示請帖。」門口,兩個經過武裝的保安,將幾人攔下。

林飛龍驕傲的掏出請帖,並且在楊天面前得意的揚了揚,對楊天說道:「看到了嗎?這才是真正的宴會請帖,而且這請帖跟錢一樣,都有防偽標識,拿兩張假請帖的貨色,是不可能進去的!」

說完,林飛龍淡定的將請帖交出去。

接待用儀器照一下,突然響起一陣滴滴報警聲音。

「你的請帖已經被作廢,請立即離開此地。」

頓時,兩名武裝保安,警戒的面對林飛龍。

林飛龍傻了臉:「怎麼回事啊?」

他用求助目光看向周可,這請帖,是周可親自給他的,按理說,周可這種身份,不應該誆騙他啊。

周可眉頭緊皺:「幾位,你們是不是弄錯了?他的請帖,是我給的,不可能是假的。」

接待看他一眼:「請帖是真的,作廢也是真的。既然被作廢,請立刻離開此地,不要擾亂秩序。」

林夢研看不下去了:「臭小子,你怎麼說話呢?你知道我老公是什麼人嗎?信不信我明天就讓老公革你們的職,讓你們下半輩子不得安生?」

兩名武裝保安,立即架起手中武器,神情肅幕的看着他們:「你在恐嚇我們?」

今天那位大人物,可是北境的人,馬化雲,也是無人敢惹,難得舉辦一場宴會,這次,驚動不知道多少大佬。

在兩位大人物面前,他周可連個屁都不是。

因此,周可只能強忍心中火氣,忍怒道:「算了,飛龍你就別去了,反正也是玩玩。我跟你嫂子進去吧。」

「姐夫,這不太好吧,我來都來了……」

哪知,周可剛要往裡走,兩位保安,又將他們攔下。

接待淡淡的說道:「請出示你們的請帖。」

「請帖?」周可心中頓時湧起一股怒火。

「我也需要出示請帖?」

「不論是誰,任何人都需要。」

兩名保安,立即嚴陣以待的看着他,絲毫沒有給他可乘之機。

同時,他們直接將槍指向周可與林夢研二人。

周可頓時火冒三丈,指向胸章:「看到我胸前的胸章了嗎?我是西北軍統,是受別人邀請,不是我要來的!像我這種身份,你們是沒長眼,看不出來嗎?」

「再重複一遍,不管你什麼身份,都需要出示請帖,否則請立刻離開此地!不然我們將會採用武力鎮壓。」

林夢研一個女人,哪裡見過這種陣仗,當時便嚇的花容失色。

她嬌滴滴的對周可說道:「老公,算了嘛,人家要請帖你就給人家。」

周可冷哼一聲,將請帖交了出來。

接待用儀器檢測一下,再次終於亮起了綠燈。

周可正要拉着林夢研往裡走,保安又將他們攔下:「不好意思,你的女伴奇醜無比,只能走雞道進入。」

「你說我老婆是只雞?你再說一遍?」周可氣的全身亂抖,他一個西北軍統,何曾受到過這種屈辱?以往,人家巴結他,求着他參加宴會他都懶得去,今天,卻被頻頻卡着,想參加一個宴會,居然要走雞洞。

「不好意思,這是規定。」

「那就去找你們的領導,讓他親自過來迎接!」周可用命令語氣說道。

「不好意思,請離開此地,或從雞道進入。否則我們將會強制執行。」

「你好大膽子!信不信我抽爛你的臉!」周可勃然大怒。

兩名保安,再次舉起槍,直直對準周可的臉,彷彿只要周可有異動,他們就會毫不猶豫開槍。

「好,很好,你們給我等着,我看你們幾條看門狗,能耐到何時!」周可陰着臉,退到一旁,直接掏出手機,開始撥打電話。

林夢研也是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她作為一個女人,第一次被人當眾說出奇醜無比。

就在這時,楊天與林雪走上前來,撥開他的身體。

「麻煩讓讓,不要耽誤別人參加宴會,我們還趕時間。」

周可喝道:「廢物,沒看到這兩個人眼瞎了,美醜不分嗎?滾一邊去,別在這丟人現眼。」

「我們是不是丟人現眼心裏清楚,不像某些人,自己長的奇醜無比,還讓別人鑽雞洞。」楊天無所謂的道。

「氣死老娘了……」林夢研都快被氣瘋了,心跳咚咚加速。臉都快變成了豬肝色。

林飛龍怒喝:「孤兒一個,也不看你面前都是誰,也敢在這放肆,你要是能進去,我直播倒立洗頭!」

楊天道:「那我就等着看你是怎麼表演倒立洗頭。」

說著,他將請帖掏出,遞給接待。

接待用儀器檢測一下,立即顯示綠燈。

接待看了林雪一眼,臉色一陣愕然:「先生,您稍等,我要先打個電話。」

請帖居然是真的?周可,林飛龍,此刻彷彿吃大便一樣噁心。

林夢研為了找些平衡感,忍不住問道:「你打電話幹什麼?是不是他老婆長的太丑了,連雞洞都走不了?」

「不是,我要請示一下領導,長相傾國傾城的人,要走哪條道。」

林雪彷彿做夢一樣,又羞又緊張:「沒,沒有傾國傾城,不用麻煩了,我就從這裡過好了。」

「好吧,讓您這麼漂亮的美女從這裡過,委屈您了。」

這就進去了?

先前林飛龍還說,要是進去,就給楊天他們兩個拍些視頻,給他們漲漲見識。

周可還炫耀自己身份,結果呢?他們幾個自信滿滿的人,被攔在外面,一個進不去,兩個被逼走雞洞。

而楊天這個他們瞧不起,肆意嘲諷的人,卻大搖大擺的從最高級別的鳳道進入。

此時的林雪,滿臉懵逼。

周可他們都進不來這地方,她和楊天,就這麼輕而易舉進去了?

而楊天,不忘回頭對周可與林飛龍說道:「大舅子,你別太失落,到時候我讓小雪給你們拍些視頻,讓你們漲漲見識。畢竟剛剛你們都這麼好心好意為我們着想了。」

「對了,大舅子,你在家錄個倒立洗頭的視頻發我手機上就好了,到時我就不親自過去參觀了。」

「實在不行,你們就從雞洞過去,大家好在裏面碰頭。」

一番話,讓周可氣的怒火滔天,恨不得直接擊斃這個可惡嘴臉。

林飛龍更是被氣的臉色扭曲,似要擇人而噬。

林夢研,則是羞憤不已,滿臉漲紅。

剛剛她故意貶低楊天,刺激林雪。

現在呢?她們這些大人物要從雞洞進去,還不如兩個所謂的小人物。可謂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路上,林雪彷彿做夢一樣,她哪裡會想到,今天楊天會給她這麼大驚喜。

此時,她的心情陣陣愉悅,按耐不住心中竊喜。

楊天揉了揉她的手:「感覺如何?」

「哼,你以為我跟你一樣,喜歡看別人出醜?我才不會感覺很爽呢。」林雪扭過俏臉,原木陰霾心情,在這一刻煙消雲散。

《北境戰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