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北境強龍
北境強龍 連載中

北境強龍

來源:外網 作者:楊天林雪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楊天林雪 都市言情

第1章 「少帥,請務必和我們回去,楊家需要您去主持大局。」 「您父親已經發出命令,務必讓您回家,您若不回去,我們不好交待啊。」 一輛經過偽裝的軍用吉普內,後排坐着一個星目劍眉的青年男子。 車窗外,一名老者,對他苦苦哀求。 楊天坐于吉普車副駕駛,神情漠然。 「我就是一個孤兒的命,十多年前他將我丟棄,從那時起我便不再是他兒子,當初他把我像條狗一樣丟掉,現在憑一句話就想讓我回去,當我楊天是什麼人?」 「少帥......」 「開車!」 冷峻的展開

《北境強龍》章節試讀:

第5章

戰神歸來,華都軍區師長,蘇老爺子對其點頭哈腰。

圍觀的人心中震驚不已。

「少帥,只要您有任何吩咐,隨時可以打我電話,如果沒有其它吩咐,我就不打擾少帥了。」蘇老爺子恭敬的一彎腰,見楊天點頭,他也就隨同其他人離開。

只不過,這麼多人離開後,卻還有一人留下。

此人厚着臉皮,恭敬的來到楊天面前,幾次想說些什麼,都沒敢開口。

「那人有些眼熟啊,難道是華都巨富馬化雲?」遠處圍觀的人似乎認出了這人身份。

「居然是他!連他對戰神,都恭敬無比,甚至連一句話都不敢說!」

「馬化雲,就是那個從內部退役經商的人,富賈天下,隻手遮天的人,歡喜傳媒老總嗎?」

「真是恐怖,今天我竟然有幸見到這麼多大人物,回去一定要吹噓一下!」

馬化雲猶豫着叫道:「戰神……」

楊天眉毛一挑:「你有事?」

馬化雲,華都首富,如今已經年過半百,此時在楊天面前,緊張的彷彿一條哈巴狗。

「戰神歸來,降臨我華都,小得與有榮焉,明日,我準備舉辦一場壽宴,不知能否,能否請戰神參加,指導工作?」馬化雲盡量把巴結楊天,說的委婉一些。

現在戰神剛剛回歸,這個時候誰要是能與之結識,幾乎會得到天大好處,他自然不想放過這個機會。

「叫我楊天既可。」

「先生若是方便,明日我便派專車,將先生接來。」馬化雲見他沒有立即拒絕,心中狂喜。

「我剛剛回到華都,想清凈兩日,至於你壽宴一事,明日再說吧。」

「是,是,那我就先回去了,期待先生前去指導工作。」

臨走前,馬化雲恭敬的遞上一張燙金名片,見楊天接下,心中悄悄鬆了口氣。

待他離開後,那些圍觀的人,也就此散去,楊天,再次回到了殯儀館中。

「你沒死,還有臉回來?」殯儀館的眾人還沒有散去,林飛龍見到楊天平安無事,頓時面露驚訝。

其他人,心中同樣疑惑。

楊天面無表情:「剛剛周風似乎有急事離開了。」

「算你小子走運,不過下次,你可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林飛龍頓時一陣惱火。

「既然回來了,就跟我回家吧,我們之間的事,就不要在這裡說了。」林雪突然打斷林飛龍,瞪着楊天說道:「別以為我是在給你機會!」

林家家主之死,遺產已經初步分完,只不過楊天的出現,為這件事情增加了變數。

因此,剛剛林雪與吳舒珍商量一下,決定先讓楊天回去再說。

回去的時候,楊天是與林雪坐在一輛車內,不過他們現在雖還是名義上的夫妻,但是,畢竟幾年沒見,所以對他們來說,此刻彷彿陌生人一樣。

車輛緩緩停在林家別墅面前,林雪一邊往裡走,一邊對楊天說道:「希望你不要多想,不管你回來,是想要爭奪家產,還是有其它想法,我勸你都打消這個想法。」

楊天聳了聳肩,不置可否,現在他說看不上這些家產,林雪肯定不信。

「咚咚咚……」林雪敲了幾下門。

「小雪回來了?」

開門的是已經從葬禮上離開的林母吳舒珍,她瞧了瞧林雪身旁的楊天,一句話沒說,轉身離開。

林雪俏臉露出尷尬之色。

「楊天,你真的回來了?」

客廳內,一名頭髮花白的中年男人,正端坐在沙發上看報紙,聞言將目光放到一起進入的楊天身上。

「你還真有臉回來了?」

林雪父親,林啟明,也是楊天的岳父。

一句話,讓客廳的氣氛變得緊張起來。

「爸,楊天剛回來,爺爺也剛去世,我和楊天的事,還是等緩兩天再說吧。」突然,林雪輕嘆一口氣。

畢竟,楊天從小和她一起長大,就算不承認和楊天的關係,林雪也不希望把事情做的太絕。

「這裡沒你說話的份,我忙着你爺爺的後事,沒來得及參加葬禮,你的事,我豈能不管?」林啟明板著臉,喝斥了林雪。

「知道了。」林雪嘟着嘴,走到一旁,打掃衛生。

接着,林啟明放下手中報紙,繼續對楊天說道:「雖說你們還有夫妻這層關係,可是七年了,你未曾出現,現在我林家雲頂科技,和你楊家,沒有任何關係了吧?」

「是。」

「剛剛我聽林雪她媽說了,你說你在西北當兵,這些年來,可曾混到一官半職,身上軍銜,是多高了?」

楊天緩緩搖頭:「倒是有個兵王的稱號,不過也算不上什麼大官。」

「兵王?說白了,就是一個單兵作戰能力比較強的士兵而已,往難聽了說,這七年來,就是沒有任何職位,屁樣也沒混出來嘍?」

「那你這次回來,有什麼發展計劃嗎?對於我林家雲頂科技,你有什麼感想?」

「暫時還沒什麼計劃,我想先清凈一段時間,再考慮其它事情。」

「入獄後又當兵,七年時間,連個一官半職都沒混到,現在都不準備找個工作好好奮鬥,就你這樣,能混出個人樣都是稀奇,和廢物有什麼區別?」

大廳里,林雪彎着腰拖地,瀑布的長髮垂下,身材優美,s形曲線纖毫畢現。

她的皮膚白裡透紅,一條薄薄的休閑長褲將兩條修長的長腿襯托。

瓜子臉,大眼睛,高鼻樑。

清純典雅,氣質清爽,傾國傾城。

林啟明留戀的從她身上移開目光:「看到了嗎?我女兒,要身材有身材,要樣貌有樣貌,就算那些當紅明星,比起她也差點意思。現在她要是單身,追她的人不說繞地球一圈,排成十幾里路還是有的。」

「就是因為你一個廢物,讓我女兒守寡七年。」

「爸,別說了。」

林啟明繼續道:「你呢,當初就是被林雪她爺爺收養的一個孤兒,什麼都沒有,離了我林家,你什麼都不是。現在我若不是看在她爺爺曾經將你當親孫子的份上,早就將你趕走。」

「你說,你什麼地方能配得上我女兒?」

他話峰一轉:「不過,畢竟你也是我看着長大的,我對你雖然看不上眼,但好歹也要念一下舊情。我給你三個月的時間,三個月內,你找份正經工作,起碼要爬上一個經理位置,證明你自己的能力,證明你有資格留在我林家。」

「我說到做到,如果你沒這個能力,就趁早滾蛋。」

林雪臉色不太好看,她心裏是對楊天有恨,不過她的恨,與父親對楊天的恨又有所不同。

她也暫時沒有將楊天趕出家門的打算,起碼,楊天就算不算是她丈夫了,也算是她的半個親人,畢竟兩個人一塊長大,父親直接把話說那麼絕情,着實讓她為難。

「現在我要去開會了,今天就說到這裡,走了。」林啟明站起了身。

吳舒珍不快的問道:「咱爸的葬禮你都沒參加,一會喪宴馬上開始了,你也不去嗎?」

「剛剛得到消息,華都首富歡喜傳媒董事長馬化雲,準備舉辦個壽宴,據說西北來了個大人物,專程為那位大人物接風,這件事情十分重大,公司里都在商量如何討好那位大人物。」

「這關乎到我們雲頂科技的未來,也能讓我有機會在以後爬的更高,因此不能有任何含糊。」

「咱媽那裡,就替我解釋一下吧。對了,楊天,你跟小雪一塊去參加喪宴,你要是因此能討好我林家的其他人,我也算是你的本事。」

「好的。」

楊天點頭應下,隨後跟着林雪下了樓。

車裡,楊天目光靜靜盯着窗外,一言不發,讓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麼。

林雪以為她在為剛剛父親的話生氣,因此出言安慰道:「爸的話,你也不用太往心裏去。而且他說的也並不算錯,你也老大不小了,一個男人,在你這個年齡,怎麼也要混出一番模樣。」

「你不是不想和我離婚嗎?你總要混出一番成績,才有底氣和我複合吧?你覺得呢?」

林雪本想藉機激起楊天的鬥志,沒想到楊天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對她沒有任何錶態的樣子。

頓時氣不打一處來:「爛泥扶不上牆!」

沁園春酒店到了,停下車前,林雪猶豫了一下,說道:「一會兒喪宴上,大姐夫周可也會到。」

「要是聽到什麼難聽的話,聽一聽就好了,不要往心裏去知道嗎?」

《北境強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