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恐怖靈異›愛似驕陽甜又暖
愛似驕陽甜又暖 連載中

愛似驕陽甜又暖

來源:外網 作者:阮星晚周辭深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阮星晚周辭深

離婚前——阮星晚在周辭深眼裡就是一個心思歹毒,為達目的不折手段的女人。離婚後——周辭深冷靜道:「如果你反悔了,我可以考慮再給你一次機會。」阮星晚:「?」「謝謝,不需要。」展開

《愛似驕陽甜又暖》章節試讀:

在得知阮星晚要離婚了以後,她的好姐妹裴杉杉先是激情辱罵了周辭深十分鐘,又才道:「那個狗男人真的一分錢都沒給你?」

「也不摳吧,我這三年在他那兒拿了不少錢,他沒找我要回去都算好的了。」

「那話說回來,你為什麼要離婚?就跟他耗着啊,看誰耗死誰。」

聞言,阮星晚苦澀一笑:「哦,舒思微懷孕了。」

舒思微是最近小有名氣的嫩模,和周辭深走的很近,明眼人都能看出來他們的關係非比尋常。

阮星晚和周辭深結婚三年,周辭深一個月能回家兩次,就算對她最大的恩賜了。

他們每次親熱都是例行公事,周辭深對她沒有半分感情在裏面。

怎麼能把她弄疼怎麼來。

舒思微不是周辭深身邊出現過的第一個女人,星晚並沒有放在心上。

直到一個星期前,舒思微突然拿着孕檢報告站在她面前,趾高氣揚的宣布:「我懷孕了,你該把周太太的位置讓出來了。」

在看到那份孕檢報告時,阮星晚這三年來所有的自欺欺人都成了現實的迎頭痛擊。

裴杉杉氣的不行:「舒思微明知道有你的存在,還登堂入室,這就是個臭不要臉的小三!」

「無所謂了」阮星晚道,「其實嫁給周辭深的這三年,我每晚都睡不好,不管怎麼樣,他當初確實是被迫娶我的,現在離婚了挺好,我什麼也不欠他了。」

……

第二天下午,離婚協議書出現在周辭深的辦公桌上,末尾處的簽名像是在張牙舞爪的朝他示威。

林南看着自家老闆越來越冷沉的臉色,上前一步道:「周總,我剛才跟星湖公館那邊確認過了,太太在昨晚就已經搬走了,除了私人物品之外,其餘什麼都沒拿。」

周辭深合上離婚協議,隨手扔至一旁:「凈身出戶,什麼都不拿。你說,她這次又在跟我玩什麼把戲?」

林南沒有答話,又不是他老婆,他哪裡知道他們夫妻間的情趣啊。

周辭深也沒打算從他那裡聽到什麼有用的回答,淡聲道:「出去吧。」

林南走了兩步又折回:「周總,在巴黎定製的那條項鏈已經到了,那現在是……」

這本來是周辭深送給阮星晚的結婚三周年的禮物,看現在這樣,也派不上用場了。

「扔了。」

冷淡沒有溫度的兩個字。

林南:「是。」

林南走後,周辭深重新撿起了那份離婚協議,目光落在簽名處,嗤笑了聲,眉目間儘是冷冽。

一個心思歹毒,為達目的不折手段的女人,怎麼可能突然良心發現了。

還是又有了新的目的?

周辭深將手裡的紙張揉成一團,扔進了垃圾桶里。

……

阮星晚在家裡等了好幾天,都沒等到周辭深的消息,發出的短訊也一如既往的石沉大海。

第一天:【離婚協議書收到了嗎,你有時間告訴我一聲,我們去民政局把手續辦了吧?】

大方體貼,溫柔乖巧。

第二天:【hello?看到我消息了嗎?你對離婚協議書有什麼不滿的地方嗎?】

謹慎試探,大膽求證。

第三天:【周總,我知道您工作很忙,但是能否請您抽出時間來和我離個婚呢?】

克制保守,百折不撓。

第四天:【周辭深,離個婚磨磨唧唧的,你要是真那麼不想見到我就趕緊把手續辦了,以後老死不相往來。謝謝。】

忍無可忍,無需再忍。

第五天――

[對方開啟了好友驗證,你還不是他(她)好友。請先發送好友驗證請求,對方驗證通過後,才能聊天。]

呵呵。

狗男人。

阮星晚當即放下手機起身,到了暮色會所。

不過她好像運氣不太好,沒有蹲到周辭深,而是遇到了他的下一任太太。

舒思微看見阮星晚時,當即不屑的笑了笑,語氣帶了幾分嘲諷:「你該不會現在都還沒死心,想要來這裡找辭深吧?」

阮星晚淡淡看了她一眼,沒說話。

舒思微見她這任人拿捏的模樣,更加來勁:「你怎麼那麼不要臉啊,我都跟你說了我懷孕了,你竟然還霸佔着周太太的位置不放,你不知道你死纏爛打的樣子有多醜嗎!」

「是嗎,再丑也丑不過上趕着破壞別人婚姻的小三吧。」

阮星晚輕飄飄的一句話讓舒思微愣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當即氣的白了臉,揚起手就想打下去。

,content_num

《愛似驕陽甜又暖》章節目錄: